来思

想参加一下这个印象活动,有点话痨,希望图片上的字能看清楚,与其说是第一印象和完结印象不如说是十年前后对他们的一些感慨,希望不要被判跑题

【棠棣之华/676】遣怀2

继续艰难割腿肉

2. 万语千言不忍谈

苏焰是知道会再遇到叶悉的。

叶悉来A城的时候昔日的战友私底下联系了他,让他尽地主之谊好好招待一下首长。 后来又吞吞吐吐的说:“小苏,叶队那个人脾气就那样,嘴上硬了一点,心里很惦记着你呢。”“放屁,”苏焰想着,“你要是知道了他惦记我什么,怕不是恨不得我们永远别再见面。”如此扭捏发疯了好几天,每天找着借口往复健科跑,终于这天听路过的实习医生感慨那边有个来检查的兵哥哥好帅,顺着她们说的方向走过去,看到了那张朝思暮想的脸。

当初的事情苏焰记得没那么清了,再说人年纪大了果然记性就不好了,只有那么一句话他永远记得—要服从组织安排,苏焰退伍想要叶悉和他一起走的时候他是这么说的,被病痛折磨的歇息底里的时候跟叶悉闹分手,他说的还是这个。真是个天生的兵疙瘩。“苏大夫认识叶先生啊?”一旁的护士好奇的问道,“这位叶先生可是我的老领导啊,这不我一听说他来,就忙不迭地跑你们复健科过来看看。叶首长好!”随即来了一个军礼,姿势倒是十分标准,但这态度嘛,叶悉不禁皱了皱眉头,护士倒是被逗乐了,“还是头一次见苏大夫这样呢,”护士收拾了器材离开了,“叶先生的检查已经结束了,3天后来取报告,我还要去查房呢,就不打扰二位叙旧了。”

病房里弥漫着尴尬的气息,苏焰想抽根烟缓解一下气氛,又想起这里是禁烟的,不由得有些烦躁,叶悉除了刚进门那一句话后就又成了闷葫芦,一声也不出的,苏焰有些想离开这里,又舍不得将目光移开眼前这个人,有多少年不见了呢,这个人好像还是原来的样子,高大,坚硬,挺拔,好像静水湖畔的白杨。记忆好像突然苏醒了一般纷至沓来,他记得自己还是新兵蛋子的时候叶悉吼着让他去跑圈,记得第一次训练成绩第一时候叶悉脸上的赞许,记得第一次手染鲜血时叶悉抱着他一言不发,记得生死一线的时候叶悉将他从死人堆里面背出来,记得部队狂欢借着酒意的勾引和放纵,记得夏天两个大男人偷跑出去看萤火虫,在月下拥吻,叶悉说,不想只做可以上床的队友...

“这个人那么好,我为什么要失去他呢,我想,再给自己一次机会。”


——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QAQ

【棠棣之华/676】遣怀

说好了要给676现代AU写点东西,虽然文笔非常烂但希望尽量不OOC

1. 久别重逢非少年

叶悉没想过会再见到苏焰。

他是来医院检查的,肩膀上的旧伤近两年总是不得劲,A市第一附属医院的复健科闻名在外,趁着进修上峰劝他来做个检查。“苏医生,”他听见给自己检查的护士向门外打了个招呼,抬头便撞上了一双熟悉的眼睛,异色的,满不在乎的,猫一样的眼睛。

上次见到这双眼睛是什么时候呢,叶悉希望自己忘了,但他该死的记得很清楚,撒了一地的粥,凌乱不堪的地面,惊慌失措在尖叫的人,那个人真难看啊但他居然还记得那张脸,以及坐在床上的那个朝他笑的人,“排长不是最遵守组织规定了么,怎么这个时候擅自离队了呢,唔对了,忘了介绍一下,这是我的男朋友,诶你叫什么来着?...”

“叶先生?”护士的问候把人拉回了现实,他再仔细看了看门口的人,几年不见,这人似乎是白了一些,头发好像也长了一些,白衣大褂穿在他身上格外的好看,“恩,”叶悉想,“果然他还是更适合医生这样的职业。”“哦,叶首长的意思是,我在你手下的时候不那么合适咯?”叶悉才发觉自己不自觉地把心中所想说了出来,似乎面对这个人的时候他总是缺乏素有的警惕性。看着似笑非笑地向他走过来的人,叶悉喉咙抖动了几下,最后喑哑的吐出了两个字:“苏焰...”